澳门六合开奖记录123,6合开奖结果直播今天
法律在线

2月号山西晚报封面人物丨苏翊鸣:曾经感动山西 如今惊艳世界

时间:2022-06-19 08: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2月15日中午,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在首钢滑雪大跳台展开精彩对决,苏翊鸣最终以总分182.5分勇夺金牌! 这是苏翊鸣继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摘银之后,在本届冬奥会收获的第二枚奖牌,也是中国首个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 赛后,刚

  2月15日中午,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在首钢滑雪大跳台展开精彩对决,苏翊鸣最终以总分182.5分勇夺金牌!

  这是苏翊鸣继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摘银之后,在本届冬奥会收获的第二枚奖牌,也是中国首个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

  赛后,刚刚夺金的苏翊鸣聊了很多,人们都觉得冬奥会对于苏翊鸣是个惊叹号,但其实,冬奥会对于他而言,只是逗号。

  “冬奥会的金牌只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还有很多不同的事情、不同的目标需要去完成。”冲浪、演艺、吉他……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苏翊鸣”,他带着强烈的目标感,一直在追梦的路上。

  苏翊鸣:第三轮的时候,如果我没有足够高的分数,我会去做1980动作,我也一直是在对这个难度去做准备,但前两轮我就已经拿到足够高的分数了,在最后一跳的时候,我只想享受那个瞬间,做自己最喜欢的动作。

  记者:网上热评,中国一共有两位“苏飞人”,一个在田径场,一个在雪道上,你怎么看?

  苏翊鸣:夏天的时候我也一直在看奥运会,看到“苏神”的比赛,对我是一个特别大的激励,我也是一直在朝着目标方向去努力,对于每一项运动来说这都是必须有的。

  苏翊鸣:滑雪永远没有最高的地方,我们都是因为自己最爱的单板滑雪,才能站到这个位置(赛场)。对于我来说,想尽量地把自己最大的潜力发掘出来,我们带着爱和单板滑雪一起进步。

  苏翊鸣:2019年,我在这里参加了我的第一次世界杯比赛,差一名没能进决赛,那个时候我就幻想有一天能站到最高领奖台的感觉,今天还是这个地方。我的第一块冬奥会金牌,在这里完成,不管以后什么时候回到这个地方,我都会心怀感激。

  苏翊鸣:佐藤老师,是改变我人生的一位导师,我从很小就知道他,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决定去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但我一直都梦想能和他在一起训练,因为我知道他带出来过很多优秀的选手,包括他的教学方式,我都特别渴望去得到。终于在14岁的时候,我决定去备战冬奥会,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我的老师,很快我们彼此就有了很大的默契,我们在尝试新动作或者比赛的时候,彼此完全信任,信任并不是用时间建立的,是一种特殊的缘分。今天这个成绩,我想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特别特殊的瞬间,我们过去4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苏翊鸣:为了梦想付出自己的全部,现在想想,真正要做到确实挺难的,尤其最近4年里我去挑战一些新的动作,身体还好,但心理的这种恐惧是需要克服的,因为你尝试一种新的事物肯定会紧张,存在一些风险,能克服这种紧张和恐惧,来尝试自己热爱做的事情,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

  苏翊鸣:我训练结束后去休息室时,她正好刚开始出发。在道具上完成动作很难,因为我刚从坡面障碍的场地过来,我知道跳台和道具的区别有多大,即使对于我们男孩来说都是一种很难的挑战,她真的在道具上完成了特别好的动作。刚好在我出发之前,看到她站上领奖台,这也给我的比赛带来特别大的动力。我也会继续为她加油。

  山西晚报记者(戴绿口罩)与其他媒体在赛后采访苏翊鸣。图片来源:吉林日报 赵博

  相比在张家口赛区拿银牌的那次赛后采访,这次夺金后,媒体在首钢大跳台下方混采区等待的时间变长了。因为所有记者都等着采访苏翊鸣,转播商、电视台、通讯社、广播、报纸、互联网……

  不知道苏翊鸣重复率最高的回答是什么,但知道媒体重复率最高的提问——“拿金牌的感受”。不少记者除了使用录音设备,还同时现场速记一份笔录,大家生怕错过任何关键信息或者能用来当标题的语句,更希望自己能成为创造历史这一刻的见证人。

  身披国旗的苏翊鸣,诚恳而认真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山西晚报记者注意到,这个少年右脸颧骨处有一道红色划痕,在红色口罩的半遮挡下,并不显眼。“今天早上(比赛当天)训练,做1800动作的时候,脸在地上蹭了一下,有一点擦伤。”苏翊鸣说。

  这点擦伤对苏翊鸣来说,完全不是事儿。他很少对媒体提起自己六七岁时在雪场不小心被别人从后面撞到大腿导致骨折、十二三岁时在训练中小腿骨折歇了一整个冬季的那些过往……前往伟大的巅峰之路必定崎岖,可以想象到,17岁首次参加冬奥会就摘金夺银的苏翊鸣,背后付出了多少,那是无以言表的“夺金感受”。

  了解他的人,最懂他的人,不需要问他感受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两个人,比赛时就坐在观众席里。他们很早就来了,他们没有告诉他,他们害怕打扰他,他们担心影响或牵动他的任何心绪,他们就一直安静地坐在角落里,见证了整个过程,不留遗憾。“今天早上训练的时候,看到我父母了,他们就坐在(大跳台下面)左边的位置……我没办法投入精力在他们身上,因为我需要专注自己的比赛。但是,当第三趟滑下来之后,我差点撞在这个墙上(挡板),因为我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们,从来没离开过视线。”苏翊鸣说。

  他确实没想到父母能来现场,比赛前他紧张到无暇分心,结束那一刻,他感谢他们的到来,因为他最在乎的人一起分享着他人生中最特殊的这个瞬间。因为他知道,他的这个目标,在过往的14年里早已占据了他们的时间和人生,成为一家三口的共同方向。

  “你终于做到了!”“你是妈妈的骄傲!”赛后,记者将苏翊鸣妈妈这两句话第一时间带给他。经过一拨拨“答记者问”后已经坦然自若的少年脸上开始变得不平静,他低头几秒不语,手指按在口罩最上方……

  2021年到2022年,他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常常是“一鸣惊人”的消息。一方面是冰雪运动随着冬奥会持续升温为人所熟悉;另一方面,他这一年突飞猛进,像准备大战前的漫画英雄,技能突然叠加了若干。

  2月7日,他在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摘得银牌,这是中国单板滑雪历史上首枚男子项目奖牌,实现了雪上项目的重大突破;

  2月15日,他在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决赛中一举夺得金牌,这是中国首个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也是中国代表团创造历史最佳(六金)的一枚金牌!

  这些“一鸣惊人”“创造历史”“少年可期”的四字词背后,苏翊鸣是谁?如何才能成为像他这样的超级少年?从苏翊鸣身上,我们看到了新一代中国运动员的某些特征:是守护者,守护最初梦想,只是因为热爱;是挑战者,挑战一个领域,不断突破自我;是贯穿始终的运动精神。

  林海雪原中,一个少年手持雪杖,脚踩滑雪板,身影倏地飞过。这是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一个片段。那年,“小栓子”10岁。

  7年后,“小栓子”站在北京冬奥会的领奖台上,有国外记者相当好奇地问他,“听说你小时候是演员?”“动作片吗?”还有人问他更喜欢哪个身份。

  “拍电影需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在镜头前展现出来,滑雪比赛更偏向心理的一种状态,有拍戏完全感觉不到的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感受,我觉得对我的人生都是一种很特殊的经历,都特别享受。”苏翊鸣说。

  《林海雪原》中的水安、《生逢灿烂的日子》中的童年老二、《摇滚小子》中的宝贝、《狼殿下》中的赵六野……

  2013年,雪场上,对着镜头,带着东北口音8岁的苏翊鸣侃侃而谈,最后咧嘴一笑。他拒绝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原因只是“不好玩”。

  “我不想把滑雪当成专业,就是业余爱好,如果走专业我天天练我会觉得很腻,就再也不想听见滑雪这俩字儿。如果当做业余爱好,我每天都想玩儿,就很开心。”

  从15岁开始决定做职业选手,两年时间就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站到了奥运会领奖台,是比赛中年龄最小的选手。

  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赛中,他最高难度获得银牌,赛后裁判长也坦承金牌选手的打分有误。众多粉丝为他叫屈,他却淡然对之,觉得很满足。他满足于在决赛时完成了最高难度1880,享受比赛、超越自己对他来说比那块金牌重要。

  苏翊鸣的父母是滑雪爱好者,在苏翊鸣8岁那年,“沸雪北京世界单板滑雪赛”(现为沸雪北京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在鸟巢举办,世界排名前20名的顶尖高手都来,苏翊鸣父母觉得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想让孩子感受一场高规格的比赛。这场表演赛改变了苏翊鸣的人生。

  2012年12月8日,鸟巢。世界单板滑雪高手从43米的高台上飞速跳下,完成各种极限跳跃动作,其中就有加拿大选手马克·麦克莫里斯。此前只是在电视上看滑雪比赛的苏翊鸣被震撼到了,那些运动员的每一个动作都触动到他的兴奋点,他扭头问妈妈:“我什么时候能站在这个出发台上?”

  赛后见面会上,苏翊鸣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滑雪传奇人物肖恩·怀特,并收到一个签名。那次观赛经历,让他喜欢上一个很有自己风格的选手叫麦克莫里斯,知道了更多滑雪高手的名字:塞巴斯蒂安·图唐特、安瑞卡·巴德舒……

  7岁的苏翊鸣在心里萌生了第一个单板滑雪目标——站上高高的鸟巢。当时的他一定想象不到,自己在2022年,不但在鸟巢参加了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还与自己儿时的偶像麦克莫里斯同时站上领奖台,见证了肖恩·怀特的谢幕演出……

  7岁的苏翊鸣,当时已经是国内滑雪圈里小有名气的小滑手,名气给他带来的是“演戏”的机会。徐克导演看到了他的滑雪视频,邀请他参演《智取威虎山》,让他成为小明星。

  成为人人都认识的明星演员?还是永远在路上的滑板高手?2015年,他遇到了一次线年冬奥会成功那天,苏翊鸣第一次考虑起了自己的“运动员”身份,有没有可能“身披国家队战袍,在家门口为国争光?”

  当滑雪是自己的爱好时,它属于山巅、属于空中呼啸的风、属于蓝色和白色、属于自由,而要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它属于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练习、属于长时间的集训和比赛,属于关键比赛时的运气。

  “决定我们一生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苏翊鸣在微博上写下了这句话。他和父母正式谈心,选择走职业运动员的道路。

  “他当时特别认真地跟我说,妈妈,我要参加北京冬奥会。”儿子坚定的眼神,让苏翊鸣妈妈至今印象深刻,她当时觉得,可能小鸣是被申奥的画面感染,一时冲动。冷静几天后,她找苏翊鸣深聊了一次,告诉他,如果真的想要实现这个想法,需要放弃很多,比如现在正好的演艺生涯,还有常规校园生活,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要做好一件事情,必须全身心投入才可以。

  对于妈妈的提醒,苏翊鸣考虑后只有一个答案:“我想好了,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我一定要抓住。”

  确定目标后,苏翊鸣开始一年四季“追着雪跑”,在世界各地参加滑雪训练和比赛。

  冬天,他在国内训练;夏天,妈妈带着他去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滑雪;春秋的时候,去日本进行气垫的训练。当时,苏翊鸣没有固定教练,在哪里滑雪,就聘请当地的教练。

  那时候的苏翊鸣,在训练上遇到了瓶颈期,妈妈带着他到日本进行气垫训练的日子里,他们也在四处寻找合适的教练。没有教练的日子,每天都是苏翊鸣自己练习,妈妈帮他录视频。他一趟一趟训练,再一帧一帧看回放,“我这块儿为什么做得不对?”“为什么总也站不住?”……

  找不到问题的苏翊鸣,心里着急,他只能每天延长训练时间,做加强练习,重复着一个个动作:从气垫上走上去,再滑下来,挑战着自己体能上的极限。

  “今天就训练到这儿,明天我们再继续练。”看到孩子这么累,苏翊鸣妈妈看不下去了,有几次她上前阻止,苏翊鸣坚持的理由却很充分——“这个动作今天如果做不成,明天来了还是一样,我必须给它完成了,有了(肌肉)记忆,明天再来的时候,就能完美地做好这个动作了。”

  连续三年,苏翊鸣都是自己训练,在各个国家间穿梭,追赶雪季,这样的情况直到2018年苏翊鸣遇到现在日本冠军教练佐藤康弘,这一对师徒搭档稳定下来才有所改善。

  2018年,苏翊鸣入选跨界跨项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成为国家队的一员。2019年2月,苏翊鸣代表山西参加二青会,他在张家口崇礼云顶滑雪场收获了两枚金牌,这一天,正好是他15岁生日。

  “好”“优秀”“卓越”是同义词,但是想成为人人口中的“好”,成为比赛中的“优秀”,还是让自己成为这项运动的“卓越”,却把人分成了不同的样子。

  成为“卓越”,就要挑战足够“优秀”的自己。苏翊鸣没有放过自己,他对自己最狠。

  2021年夏天的成都,38℃高温下的户外旱雪滑雪场,苏翊鸣在气垫上反复练习,为了让动作更完整、更熟练,这样才能保证在雪上的时候更安全。在成都训练的近4个月里,他身边的人和他的教练,只休息了四五天。而他练习了成百上千次,或许更多……

  2021年冬天的加拿大卡尔加里,雪场温度40℃。为了节省坐缆车的时间,苏翊鸣选择搭乘更快的雪地摩托,他紧紧拽着摩托后面那根绳子,爬上雪坡、再俯冲下去,一趟接着一趟不停,寒风夹裹着荡起的雪迎面呼啸而来,2个小时、4个小时、6个小时……每天如此。

  “他的节奏太快了!跟不上。”负责拍摄训练视频的同行者“抱怨”说,即使跟得上苏翊鸣的速度,也跟不上他的节奏,再热爱滑雪的人遇上苏翊鸣也会吃不消,他的训练强度是别人的两倍以上。“他对自己比较狠”,陪同训练的身边人这样评价他。别人滑一个雪季可能才用一块滑雪板,他练得狠的时候,一周能滑断4块板子!

  “我第二天一起床,刷牙的时候,在缆车上,站在雪板上那一刻,我都在想,今天的动作要怎么做……我要做好百分百的准备,把每一次去雪场的机会都不要浪费。”苏翊鸣说。2021这一年,苏翊鸣很多“破纪录”的高难度动作,就是在这样疫情封闭训练、外籍教练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完成的。

  那一年多里,在日本的佐藤康弘教练与在中国的苏翊鸣,通过视频交流训练内容,教练会从专业的角度告诉苏翊鸣需要注意些什么,应该如何完成一些动作;苏翊鸣会每天自己制定训练计划和时间。师徒二人彼此默契、目标一致,他们不给自己任何停下脚步的理由。

  2020年3月30日,“今天完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Bstriplecork1620(三周空翻转体1620度)”;

  不到两年的时间,人们开始知道有一种速度,叫“苏翊鸣的自我突破”。他的进阶水平突飞猛进。

  为什么要一直挑战“更难”“更更难”呢?单板滑雪运动员身上不断挑战极限的动力是什么?

  “因为喜欢。”17岁的少年在被问到如何取得这样的突破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一场高强度的训练结束后,苏翊鸣给自己的放松方式竟然还是——滑雪。他想休息的时候,不是回房间睡觉,不是按摩身体,而是一个人在雪场里漫无目地“自由滑行”,放松地玩儿,因为这是他喜欢做的事。

  “只要你热爱,你就会百分百投入,才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苏翊鸣说,滑雪对他来说并不是在训练,而是享受的过程。他会的动作越多,想尝试的动作也就越多,就会有更多的想法。

  这或者就是单板滑雪的吸引力,永远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滑手前行,不是赢得别人,而是挑战自己。

  在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比赛现场,苏翊鸣过障碍时,他极具个性的“前空翻”下道具的独特表演方式,让人印象深刻。

  “对于我来说,单板滑雪最吸引我、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格,所以我自己也一直在追求一种独特的风格。”苏翊鸣说。

  当很随意、很自由且风格化的单板滑雪运动,遇上了追求独特运动风格的00后运动员,于是碰撞出了“很苏翊鸣的”苏翊鸣——

  苏翊鸣摘银牌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给第二天要参加决赛的“发小”谷爱凌送上的祝福竟然不是获得金牌,而是“希望她玩得开心!”

  资格赛、决赛之后,他在混采区聊的都是奖牌之外的内容:“我特别享受比赛!这是我唯一要做的……”

  “玩得开心”“享受比赛”,是苏翊鸣的赛场心态,更是很多00后运动员在本届冬奥会上带给人们的新鲜印象。他们不但撑起“零”的突破,还是冬奥会的流量担当。

  每次采访苏翊鸣,都能从他身上发现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在言谈和对人事的理解方面都超出了同龄人,他身上颇为独立而成熟的气息从何而来?

  苏翊鸣的爸爸妈妈都是滑雪爱好者,在吉林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下,苏翊鸣的爸爸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接触双板,妈妈在结婚之前也是玩双板的好手。在中国刚刚开始流行单板滑雪的时候,夫妻俩又一起尝试了这项运动,两人还经常讨论如何滑出新的动作。

  4岁的时候,苏翊鸣被带到雪场,妈妈滑雪板上的固定器是大人专用,没有孩子的,小小的苏翊鸣就踩在妈妈的滑板上一起在“雪上冲浪”,在高速滑行中,苏翊鸣竟然没有摔下来。

  当时雪场上还没有这么小的孩子滑雪,市场上更没有合适的雪板,只能定制了一块雪板。但这块雪板,苏翊鸣滑到第3年才与自己的身高匹配,等到符合的时候,这块雪板也“退休”了;其他的滑雪装备也没有适合幼儿用的。没有滑雪服,他当时只能穿着羽绒服去滑雪,没有幼儿护臀,妈妈找来成人里的最小码,给他穿上。一般滑雪护臀是穿在雪裤里面的,但成人的护臀对苏翊鸣来说太大了,只能穿在羽绒衣外边……

  “4岁的事可能记不清了,但印象中特别喜欢在外边玩雪。大一点的时候,每次放假,基本上每天很早就出去滑雪,一直滑到晚上雪场关门才回家,寒假都是这样过的。”

  7岁的时候,全世界最大滑雪品牌Burton公司,从俱乐部推荐的选手视频资料里发现了苏翊鸣,将这个小男孩签约成为公司的赞助滑手。这时候的苏翊鸣开始接触道具和跳台,“我才知道单板还可以这么玩,先慢慢尝试,然后越玩越多,自己看视频自学。”苏翊鸣说。

  那时起,从刚开始比赛就一直与成年人的滑雪高手比拼、竞争,苏翊鸣的成长环境里很少有他的同龄人,他都是跟着大人一起玩。他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肖恩·怀特、马克·麦克莫里斯这样的全世界顶级的单板滑雪高手甚至是传奇人物,他的成长伴随着激励,他的起步拥有更广阔的视野。

  他的“少年老成”,是单板滑雪教会他的。相对单一的社交圈,大部分是雪场的朋友,而这些朋友互称的人,年龄大多比他大6-10岁。

  “从最初接触到大家变熟悉,小鸣给我的印象有一个颠覆性的改变!”此次随中国代表团出征冬奥会、苏翊鸣的体能康复教练白扬说,冬奥会开赛前备战的8个月里,他陪伴苏翊鸣从夏到冬、从国内气垫训练到国外雪场训练及比赛。

  白扬与苏翊鸣最早相识于一个特别正式且官方的场合,那时候大家相互不了解,这个心理年龄非常成熟的孩子,给他的印象是“说话严谨,对所有人尊敬、有礼貌”。

  在备战冬奥会最紧张的那段日子,白扬与苏翊鸣天天吃住行在一起,大家开始变熟悉、成为朋友。非正式场合下的苏翊鸣,偶尔会展现出爱玩闹的小孩模样——藏东西,是苏翊鸣最长用的“小恶作剧”手法。

  “他会把佐藤教练的某个东西藏了,让他费劲地找一找。他也会藏我的东西,大家就今天找这个,明天找那个的。不知道他藏东西的乐趣在哪儿,反正最后都会被找到,但这种不过分的小恶作剧,他特别喜欢玩。”白扬说,17岁的苏翊鸣其实还是一个孩子。

  在国外训练的空隙,他会很早就跑到白扬的房间找他玩,一起去超市买食材回来煮火锅,一起聊他喜欢的电影《让子弹飞》,听他喜欢的嘻哈音乐……这是“少年老成的大人”苏翊鸣的另一面,一个真正吻合他年龄的一面。

  在苏翊鸣家里有一个地下室,被他当成了自己的滑雪装备仓库,里面塞得满满的都是滑雪的板子、鞋子、头盔、雪袜、手套以及各种配件,每次苏翊鸣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来到自己的仓库整理自己的“宝贝们”。对他来说,这些都是他的战友。

  他把仓库的一面墙,打造成雪板专属区,其他滑雪装备也会分类、分区域放置。在雪板区,他收藏了几十块雪板,比如自己人生第一块雪板,帮助他拿奖的比较有纪念意义的雪板,还有各种功能不同的雪板:有滑野雪的、玩公园的、玩跳台的、玩道具的……

  随着苏翊鸣的快速进阶和大赛历练的积累,相信他的滑雪板“宝贝”也会快速增加。

  滑雪运动员收藏雪板,在人们意料中,但苏翊鸣还有一个独特的收藏爱好——帽子控!

  只要留心不难发现,帽子成为苏翊鸣出镜频率最高的装饰品,除了比赛用头盔,几乎苏翊鸣到哪儿,帽子就在哪儿。领奖台上戴帽子,发布会戴帽子,训练中戴帽子,接受采访戴帽子,就连此前收到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书合影时,也不忘戴上一顶高高的有绒球的小线帽。

  在苏翊鸣家里,帽子特别多,上百顶肯定是有的,款式也有多种:鸭舌帽、渔夫帽、线帽……他会根据每天穿的雪服和雪镜的不同风格来搭配不同帽子,他给自己所有的滑雪装备都搭配了一个相应的帽子。每到一个地方训练或比赛,在他超大的行李箱内,有一半行李箱基本上都是帽子,各种款式、不同颜色。

  “我想这可能是一种单板文化。玩单板的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大家都挺喜欢帽子的。滑雪的时候,它还起到一个保暖作用。”苏翊鸣妈妈说,苏翊鸣的教练也喜欢常年戴帽子,跟教练认识了这么多年,见到他不戴帽子的时候也就一两次而已。

  大赛中,运动员的赛前减压、赛时抗压,以及赛后舒压,是每个运动员都会经历的一场心理大战,高压状态下的运动员都有自己情绪管理的方式,他们是自己的情绪管理师。

  “对每一个运动员来说,没有人可以做到比赛前不紧张,哪怕你去减压,还是会紧张,所以既然我不能去改变它,我就去享受这个过程。”2020年春节,刚刚在意大利比赛完时膝盖受伤的苏翊鸣,在韩国做康复治疗时对电话一端的山西晚报记者这样说。

  3个月前一系列“世界杯”赛、也是冬奥会的积分赛,苏翊鸣在第一站就尝试了失败,在瑞士库尔进行的这场大跳台比赛中,最后一个出场的苏翊鸣未能进入决赛。

  “刚开始,他有点沮丧,因为此前抱着很大的期望,落差很大。”亲历这场比赛的白扬说,苏翊鸣从来不会跟别人谈压力,他会留在心里自己去消化,而且情绪调节得很快。“比赛完第二天我们出发去下一站,他就跟没事人一样”。

  第二站比赛,苏翊鸣收获了让自己“一鸣惊人”的关注度,他在大跳台美国斯蒂姆博特站夺冠,并以总成绩成为了中国单板滑雪大跳台项目的第一位世界冠军。短时间内,经历“大起大落”的苏翊鸣个人总结如下:“我甚至都没有看别人的分数和视频,我只想着自己,我的眼睛看着出发台,去想自己在空中的动作。”

  世界杯比赛前,苏翊鸣与教练、白扬去一家牛排店吃饭,佐藤教练跟牛排店老板开玩笑说,他们中的一位要参加世界杯并可能夺冠。夺冠那晚,这三个人拿着奖杯去牛排店,老板非常高兴,他对苏翊鸣说“恭喜,我知道你一定能行!”那一夜,店里所有的人一起为这个年轻的冠军庆祝,苏翊鸣也很快融入这场自发的Party中,在赛场之外,释放着所有的压力。

  但第二天,当国内媒体还在高热度网络刷屏时,苏翊鸣一大早已经去训练了,见到教练,大家都不再提前一天的成绩,而是只讨论接下来的训练和比赛。

  刚刚收获银牌的苏翊鸣,在休息室把这枚奖牌挂在教练佐藤康弘的脖子上,教练抱住苏翊鸣没有说线秒的静默拥抱,两个人都哭了……

  无论世界杯比赛,还是冬奥会比赛,无论是资格赛,还是决赛。总有一个人与苏翊鸣一起出现在赛场出发口,这就是苏翊鸣的佐藤教练。在圈里,人人都叫佐藤康弘为“YAS先生”,他是日本的传奇板手,曾执教过包括大冢健、鬼塚雅在内的多位知名运动员。2018年平昌冬奥会以后,他受邀执教中国队,担任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队的主教练。北京冬奥会,佐藤康弘入选中国体育代表团名单,担任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队主教练。

  苏翊鸣用一个词,形容他和教练的关系——心有灵犀!“自从我决定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我就认识了佐藤教练,我特别感谢他能够在我有了这个决定后来教我,训练或比赛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有太多的交流,因为彼此了解。”

  在教练佐藤康弘眼里,苏翊鸣是“天才型选手+后天努力型选手”,“他不断专注于每天的训练,不甘于现状,心中有着更高的追求。”

  佐藤康弘教练与苏翊鸣的年龄相差29岁,“训练的时候是很严肃的,他们俩都会全神贯注。”白扬说,而训练前或者训练后,这对师徒会有一些交流,比如哪个选手做出一个什么动作之类的。私下里,苏翊鸣会跟教练开点小玩笑,“生活中,他们的相处更像‘父子’,教练对小鸣很关照,各个方面都替他‘撑起来’,就是很保护的那种。”

  这对师徒的最大爱好就是滑雪,关于这个的话题怎么聊也聊不完。比如,佐藤教练年轻的时候为了滑雪,滑“废”过五六辆雪地摩托,还有租直升机去滑野雪……这些故事,只有深爱滑雪的人才深有感触。

  在发布会后台,佐藤教练爽朗的笑声之后,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中文的“我爱小鸣!非常!”在他看来,正因为苏翊鸣对滑雪的这份热情和天赋,才让他取得了这么高的成就,他并不只局限于眼前的小目标,而是对10年、20年之后都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和打算。

  2022年1月3日,苏翊鸣在卡尔加里参加了他的第一次坡面障碍技巧世界杯比赛。

  17岁的中国选手苏翊鸣夺得中国男子单板滑雪第一枚冬奥会金牌,实现雪上项目的重大突破。

  作为山西运动员,苏翊鸣的这枚金牌,让山西实现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对作为冰雪运动非强项的省份山西来说,这次在北京冬奥会上格外荣光。

  冬奥会前,山西如何保障种子选手苏翊鸣备战?冬奥会后,超级冰雪明星将为山西带来什么?

  承前启后,山西抓到了发展冰雪运动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将布局更大更远的冰雪版图。苏翊鸣,也像自己小时候的偶像一般,在无数小小滑雪少年心中种下了一个冰雪梦,山西期待拥有更多的“小鸣”,壮大自己的冰雪力量。

  苏翊鸣备战冬奥会的这两年,山西省冰雪运动中心主任黄海宏的工作一直处在倒计时状态。拥有山西冰雪的一张“王牌”,什么时候出,怎么出,才能保护好它并发挥其最大的价值,教练出身的黄海宏,需要全盘考量。

  在冬奥会倒计时两周年的时候,苏翊鸣接下来的训练和比赛全在计划中。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一年春节受疫情影响,体育赛事停摆,运动员开始了漫长的、没有“比赛周期”的封闭训练。此时,苏翊鸣的教练身在日本,年后来中国的行程因疫情取消。没有比赛,没有教练在身边,苏翊鸣的训练怎么办?

  此后长达一年半的时间,苏翊鸣与佐藤教练开始了跨国“视频训练”模式。教练制定训练计划,苏翊鸣自己制定训练时间。每次的训练进度,苏翊鸣会及时反馈给教练,再沟通下一步训练内容。每个阶段的进展,黄海宏也会通过视频第一时间了解到。

  “一个教练不在身边的运动员,通过视频指导,凭借超强的自律性和极高的天赋,在极短时间内完成这么多跨度,异于常人;一个没有贴身训练、只通过视频指导的教练,就让运动员在极短时间内提升到一个高度,训练有方。”黄海宏总结,冬奥会倒计时8个月的关键训练周期,省冰雪运动中心排除各种困难,终于将外聘教练佐藤康弘请回中国。苏翊鸣与教练完成“合体”后,加上体能康复师白扬,三人小团队马不停蹄直奔成都旱雪滑雪场,开始了气垫上的训练。从训练场地协调,到运动员用餐的食材采购……山西全力保障有望参加冬奥会的这根独苗苗。

  为运动员保驾护航,首试“视频训练”,山西在备战冬奥会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体育合作的新模式,探索了一个新渠道。

  苏翊鸣属于新型的中国运动员模式。作为上世纪90年代中国较早的一批滑雪爱好者,苏翊鸣的父母在苏翊鸣很小的时候就把他“带上雪场”,培养了孩子很好的雪感以及对体育运动的极大兴趣。

  很小就到世界各地“追着雪跑”、有着多年辗转国外训练的经历、跟国际选手相似的成长轨迹、流利的英语,让苏翊鸣很早就被国际单板圈熟知,他是大家都认识的“小鸣”。“在与山西合作之前的这种家庭培养模式很重要,它让小鸣对这项运动充满热情。”黄海宏说。

  在苏翊鸣的训练中,省冰雪运动中心也采取了“专属定制”模式。在冬奥会倒计时4个月的时候,很多大赛进入白热化,运动员通过比赛努力拿积分,以确保自己的冬奥会门票,竞争变得异常激烈。苏翊鸣需要奔赴各国参加世界杯系列赛5站的比赛。这几场比赛,对于他能否参加冬奥会至关重要。国家集训队为他专门开辟了不同于传统集训体制的训练模式,可以一边训练,一边打积分赛,有利于苏翊鸣保持自己独特的风格——单板滑雪运动的自由与洒脱。

  但在国外长达3个月的训练和比赛生活,还未成年的苏翊鸣也需要监护人。山西省冰雪运动中心想到了一个最佳人选——体能康复师白扬。白扬学的是康复专业,做过队医,可以为苏翊鸣做训练后的按摩;白扬会滑雪,可以完成训练拍摄;白扬会开车、英语好,可以安排日常吃住行。有了合适的定制服务,在国外3个月的训练和比赛,苏翊鸣慢慢积累着大赛的感觉。

  在国内,黄海宏也开启了“远程遥控”的模式。“针对小鸣的训练和生活,我跟教练、运动员、康复师经常通过视频沟通,进行综合研判,制定符合项目规律和运动员自身特点的训练计划。”黄海宏说。

  这是山西晚报记者在冬奥会上被其他媒体问的关于苏翊鸣的最多的问题。大家关注苏翊鸣的背后,是对山西冰雪运动的陌生而产生的好奇。

  其实,作为冰雪运动非强项的省份,山西早在三年前就思考一个问题了,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是中国冰雪运动发展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山西能不能抓住机会,实现自己的冰雪梦?

  但很多年以来,山西在冬季项目是“零”,这个空白一直持续到2019年全国二青会。当时,山西没有冰雪运动的职业运动员,而“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这两个项目在中国也刚刚起步,好苗子非常难找,黄海宏了解到,民间不乏高手。这时候,苏翊鸣进入了他的视野。“吉林人,4岁学滑雪,跟着父母练习,经常在国外训练。”从这几点,教练出身的黄海宏觉得这是一个好苗子,他直接向苏翊鸣发出了邀请。二青会上,15岁的苏翊鸣代表山西出战捧回两枚金牌。

  有了良好的合作基础和信任感,二青会结束后,苏翊鸣选择留在山西,山西队专门给苏翊鸣配备了复合型训练和保障团队。就这样,山西与苏翊鸣牵手,一步一个脚印走下来,最终实现山西体育史上冬奥会奖牌、金牌“零”的突破。

  其实,苏翊鸣这个名字,早在冬奥会之前,就已在山西本土引发关注。2020年7月,苏翊鸣获得了由省文明办指导、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办、山西晚报社承办的“2019感动山西十大人物”称号,该评选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

  此外,苏翊鸣的出现,也引起了山西体育媒体人的关注,从二青会崭露头角到全国锦标赛,从苏翊鸣在项目动作上不断取得突破到冬奥会上一鸣惊人的表现,大家更关心——“山西如何拥有更多的苏翊鸣”“苏翊鸣如何让山西冬季项目保有持续的生命力”?

  “山西慧眼识珠!”山西资深体育记者王建光说,三年前的那次签约,现在回头来看是非常成功的。从竞技体育角度看,苏翊鸣在山西的保障之下取得成功,对山西再引进人才方面将带来更大的帮助。此外,山西冰雪运动需要全面发展,除了坡面障碍和大跳台这两个单板滑雪项目,山西还可能引进更多的人才,“苏翊鸣的引进起到一个示范效应”!

  王建光表示,从社会效应来分析,取得冬奥会金牌、银牌的明星级运动员,将给山西冰雪运动带来不可估量的正面影响,“苏翊鸣效应”将带动更多的青少年走上冰雪,从而促进冰雪运动在山西的发展。“这几天山西的冰雪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这是冬奥会带来的影响,或多或少也有苏翊鸣带来的影响,因为山西运动员在冬奥会上摘金夺银的表现很激励人心。”王建光说,这种社会带动性将会逐渐体现出来。

  在山西资深体育记者李清伟看来,“苏翊鸣效应”的持久性更重要。他打了一个比方:“就像聂卫平之于围棋、丁俊晖之于斯诺克、姚明之于篮球一样,苏翊鸣之于山西单板滑雪项目,希望有一个持续的带动作用。”李清伟说,冬奥会不能让一个体育项目“一劳永逸”,要想具有生命力,需要在各方支持的综合作用下,才能让“苏翊鸣效应”更持久、更有影响力。

  其实,“起步晚”的山西冰雪运动,经过这两年的努力已粗具规模、初见成效:组建了单板滑雪、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冬季两项、冰壶等项目专业运动队,在训运动员达200余人,培养了冰雪项目国家级裁判员10人,一级裁判员30人。此外,山西冰雪运动项目还首试“体教融合”“冰雪进校园”,与学校合作成立冰雪项目后备人才基地,为山西储备冰雪人才打下基础。在大众冰雪运动推广方面,山西省体育局近些年也组织和举办了一系列冰雪活动和赛事,得到大众的广泛参与。目前,山西全省拥有冰雪运动场馆50余座,冰雪运动参与人数突破500万人次。

  两年前,山西晚报曾以《他让山西有了一个冬奥会的梦》为题,关注山西运动员苏翊鸣的同时,设想山西能在2022年冬奥会上实现“参与”的“零的突破”。如今,山西在冬奥会上连续实现了奖牌、金牌“零的突破”,创造历史。

  借着冬奥会热度和“苏翊鸣效应”,山西冰雪运动未来的发展将产生倍增效应,可以布局更长远的冰雪版图,在后冬奥时代将拥有更多自己的冰雪力量。



Power by DedeCms